最近,兩則禁令引來兩波“退出潮”。
  一是中組部7月31日發文嚴禁領導幹部參加高收費的培訓項目之後,各大EMBA班陸續傳出領導幹部主動退學的消息。
  二是去年10月中組部下發《關於進一步規範黨政領導幹部在企業兼職(任職)問題的意見》以來,上市公司掀起了獨立董事離職潮。
  這都是值得叫好的“退”。領導幹部從這些領域退出的一步,正是黨風廉政制度建設上邁進的一步。這樣的“退”,退出純潔政商關係,退出清朗政治生態。
  領導幹部就讀EMBA,繼續充電深造,本是好事。問題在於,在這些培訓班上,不僅官員的天價學費多由公款買單,而且自己反成為比名師更響亮的招牌,比知識更珍貴的資源。學校課堂由此異化為結交人脈的俱樂部、官商勾結的名利場。
  同樣,領導幹部(包括離退休幹部)到企業兼職(任職),也出現了權力異化現象。一些上市公司之所以願意高薪聘請退休高官任獨立董事,看重的是其權力而不是能力的“餘熱”。下轉2版
  上接1版有了官員獨董,這些企業能享受別的企業享受不到的照顧,擺平別的企業擺不平的麻煩。而藉著“兼職”,一些領導幹部既保留公務員身份及相關待遇,又在企業領取報酬,實現了“兩頭占”。特別是一些領導幹部到自己原來任職管轄的地區和業務範圍內的企業兼職(任職),更為權力的“期權化”打開了通道。
  領導幹部就讀EMBA、到企業兼職(任職)並不意味著必然腐敗。但可以肯定的是,其為政商媾和、公權私用、權錢交易創造了條件。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想當官就不要發財,想發財就不要當官”;“官”“商”交往要有道,相敬如賓,而不要勾肩搭背、不分彼此,要划出公私分明的界限。頒佈就讀和兼任職禁令,就是為領導幹部划出政商間的界限,明確止步的“禁地”、用權的“紅線”。這些禁令,既是約束,又何嘗不是愛護——不入禁地,則遠離誘惑;不踩紅線,則規避風險。
  權力是雙刃劍。領導幹部手中掌握著權力與資源,難免會成為一些別有用心者“公關”的對象。因此,實現“官”“商”交往有道,除了政策禁令,領導幹部自己也應始終保持頭腦清醒,辨人之可交不可交,懂事之可為不可為,做到謹慎用權,秉公用權。領導幹部越是手握重權,越應把握尺度,樹立正確的權力觀、利益觀,乃至情感觀。在“官”“商”交往中,不為私利私情所迷,立明規則、硬規則,破潛規則、陋規則,及時從“老闆朋友圈”退出來,從所謂的“利益共同體”中退出來。
  當前,經濟“新常態”、改革新任務、民生新期待,都呼喚領導幹部的新作為。從不該進的地方退出來,才能在需要進的地方奮發作為。退出“小圈子”,才能有更多時間花在群眾身上;退出高檔會所,才能有更多機會到基層一線;退出兼任職,才能把更多精力放到本職。“為官一任,造福一方”,領導幹部的權力是人民賦予的,就需心無旁騖地為人民用權,把權力用在為大眾謀福祉上。領導幹部當守住從政底線,退出一步,再跨進一步,廉字打底、乾字當頭,把真乾作為本分,把實幹作為責任,把苦幹作為追求,創造出更多的實績。  (原標題:“退”一步風清氣朗)
創作者介紹

周麗淇

hh22hhswb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